首页 > 新闻中心 > 孔院快讯 > 正文

一个孔子学院汉语老师的彼岸苦乐

孔院快讯2017-01-11 09:53:38我要评论(0)

   在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孔子学院的下属孔子课堂——河景国际小学工作已经一年多。这一年,国内的朋友常常问我“你是怎么去美国当中文老师的?”,“美国的小学生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特别难管?”“在美国小学工作和生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想过去一年的工作和经历恰恰可以回答这些问题。在孔子课堂第二年一切的工作都变得更加从容,因为我的学生也因为我的团队。

河景国际小学的孔子课堂

  为什么我来到这里

  我从2009年开始接触汉语教学,至今仍坚定不移地走在这条路上。因为喜欢我的工作,所以不管是专业学习还是教学实践,我都坚持在汉语教学领域,不断精进自己。至今可以说我的发展道路一直非常顺畅,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想读汉语教学的研究生,我做到了;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我想去韩国教汉语,我做到了;从韩国回国后,我想来美国了解学习美国的教育,我做到了。我的等式是:我能=我想+我做。因为我知道,我爱这份工作,我要做这份工作。

  他们到底是魔头还是天使

  来美国之前就听说,美国的孩子很难管,因此出发前在家里认真读了很多关于课堂管理和美国教育的书,做好了迎接小魔头们的心理准备。在沉浸教室的第一个月,发现想象和现实差得太大,在当地老师的管理下,孩子们井井有条,做活动都积极主动,乐此不疲,瞬间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可是好景不长,到第二个月,我才看到这里学生的庐山真面目。第二个月因为工作调动,我开始自己承担课程。来美国第二个月、三所学校、四个年级、八个班级,还有终于爆发了的课堂管理问题。和第一个月的太平景象相比,此刻我才领悟到:老师很重要。我很重要。相对于中国的学生,美国的学生更愿意参加课堂活动,更愿意表现自己。在课堂形式上,适应于中国学生的老师讲、学生听的课堂模式在这里往往以学生难以集中精力而失败,而老师给学生设计有趣有意义能够引发学生好奇心的课堂活动却能吸引你学生参与。在课堂管理上,中国学生文化中自带一种对老师的尊重,老师的话要听,老师说的要做。而美国学生没有对老师自带的尊重,他们在用自己的大脑做判断,老师说得有道理,他就会听,老师给的单纯的指令往往会被他们自动屏蔽。因此,在和学生的沟通中,我总是试着分析学生行为的动机,帮他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有一次,上课有一位学生请我帮忙,我回答:“对不起,请你等一下,已经有两位同学在等我帮忙。”这位学生很不高兴地说:“你不愿意帮助我!”下课的时候,我问他,老师最后帮你了吗?为什么当时老师没有帮助你?老师没有时间帮助你的时候要怎么做?让学生理解当时的情况,同时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学生自己可以做聪明的选择,比如参照资料找答案、比如先跳过这个问题、比如问一下同学。学生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往往情绪卡在某个坎儿上,老师对学生要做的不是指责学生,而是帮他找到跳过这个坎儿的方法。

  班里有个学生,常常会说,我觉得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我有很多失败。每当他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易怒没有信心解决。我常常会告诉他,谁能说你是一个失败者呢,明明你生词总是记得又快又好,汉字写得整齐漂亮,课堂上总是积极参与,作业每次都按时交。你有那么多好的地方我都数不过来,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真的想让他知道,在老师的眼中,你做得棒极了,自信点!

  美国的教育心理学家本杰明·S·布鲁姆的“掌握学习”的教学观点深深打动了我,他认为只要提供足够的时间与适当的帮助95%的学生(5%的优等生和90%的中等生)能够学习一门学科,并达到高水平的掌握。老师上课的时候都有设定好的教学目标,对于达不到教学目标的学生,老师难免会想“他为什么还没学会呢?”“他为什么还记不住呢?”此时想想,作为老师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本杰明的观点让我明白,第一,每个学生学习速度、状态都不同,首先要接受学生不同的学习状态,不要操之过急;第二,你还没有给他提供足够的时间和适当的帮助,只要你帮助他,他可以达到目标,这也是你作为老师站在这里的原因。

刘蕾霞老师和学生们在一起

  每当遇到课堂管理问题时,我常常想,如果他是我的孩子,我要怎么对他。如果我的孩子遇到一位老师,我希望这位老师怎么对他。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感觉内心都能平静下来,然后帮助学生面对问题,找到方法。看着孩子们一天一天发生的变化,二三年级的学生掉牙了,张开嘴给我看的时候,  青春期的中学生一个暑假回来个头长高了许多的时候,他们的眼睛注视着我的时候,我仿佛能够想象到他们还是婴儿的时候,父母把他们抱在怀里,对他们充满希望。在我教室里坐着的,或许正在捣乱的孩子,也曾被父母抱在怀里,对他们充满希望。我一定能看到他身上的闪光点,对他充满正面的期待,然后去好好教他、帮助他。我的学生让我更温柔,他们才是天使。

  团队的力量

  已经在美国工作一年,我从未后悔过我走到这里,因为从孔院同事到学校同事,我们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行为给我做出榜样,处在这样的群体中,会觉得我怎么能不做得更好呢?

  孔院常常会在周六举办教师培训,每次参加这样的培训,周六早上准时签到的时候,都会发现培训的讲义、早点、签到的名卡等等都已经有序地准备好了,不管前一天孔院的活动举办到多晚,第二天,院长、老师们还是毫不疏忽、面面俱到地准备齐全。这时候,我知道,我们孔院的工作标准是什么。在这样的团队中,就是时刻在近乎完美的标准下工作。每个月,每个学期,作为汉办老师都要向孔院提交考勤、月度报告、教学测评等等繁多的文件,有时候真羡慕不需要写这些文件的老师们。可是,就是每个月写的这些材料,帮助我及时反思当月的教学情况,一年下来回顾自己工作的点点滴滴才更觉得有所收获。而每个月,院长要做更多的工作汇总老师们的文件和表格。当我觉得辛苦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团队中,别人在付出更多的辛苦并丝毫不放松,此时此刻,团队中的每一份子都能成为我的榜样,激励我时刻不能放松要求。

   在河景小学,我也庆幸我处于高标准的团队中。汉办老师初到美国,都面临着适应当地教学、学习当地课堂管理等问题。在河景,因为Grace老师的帮助,一切的过渡和适应都十分平稳。Grace用她丰富的经验帮助我们解决课堂管理、和学生沟通等方面的问题,并随时给我们教学上的支持和指导,这让我觉得工作非常平稳又受益匪浅。作为老师,给学生的试卷、作业单等等基本的原则是没有“硬伤”,比如汉字、拼音、句法的错误。同事严老师,每次做出的试卷除了内容,还会考虑到格式、字体、编号等等的统一,试卷或者作业单做出来的时候,几乎无可挑剔。每当我想要偷懒的时候,都会为自己这样的念头愧疚不已。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你怎么能不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9月10日孔院在balboa park的中秋节表演,我们河景小学的老师一起表演了扇子舞《夜来香》,老师们表演得非常整齐成功。你一定想不到,8月23日前后这些老师才到达美国,8月25日她们才开始学习这段舞蹈,每一次见面集体学习或者练习,我都能感受到她们明显的进步,显然她们在集体练习结束后回家又自己看视频练习了。短短两周的时间,上课、安家、适应美国生活恐怕一切都已经让人头大了,可是她们还是完美地完成了舞蹈表演的任务。结果的圆满让我坚信,只要努力,我们真的可以。我们团队中的每个人的状态都是一种提醒,在这个团队中,我可以做得更好。

  8小时之外

  回想初到美国,也曾连过马路都不会,站在路口傻等。(加州由于行人较少,人行横道上的红绿灯不会自动让行人通过,而是需要按信号灯旁的按钮才会提示行人通行),也曾因为没有信用记录申请电话卡被拒。租房、买车、考驾照,感觉生活开始得无比艰难。现在,用英文打电话不会再紧张得请别人再重复一遍,有车相当于有腿的日子,终于也可以在工作之余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每天工作的八小时,我都是集中和开心的状态,因为爱我的工作、爱我的学生、爱我的团队。工作之余我最大的兴趣就是旅行。不放过每个假期,我已经去了美国中西部大部分的州和东岸的几大城市,也去过了阿拉斯加。我不喜欢成为短时间的旅游者,看看拍拍照旅行就结束了。住在一个国家,一边体味这里的环境人文,一边走走看看,可以更好地消化看过的风景。

  一年太短,转瞬即逝;一年太短,我追不上时间流走的脚步。可是,在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孔子学院工作的一年中,学生、同事都拉长了这一年的深度和广度,让这一年更为丰富。

(作者: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孔子学院刘蕾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