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孔院快讯 > 正文

新学期,新教材,新风貌——记中东技术大学教材改革

孔院快讯2019-04-10 11:08:13我要评论(0)

20081128号,惠风和畅,天朗气清,在国家汉办的大力支持下,由中国厦门大学和土耳其中东技术大学合作创办的中东技术大学孔子学院如新生婴儿般呱呱坠地,他以推广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为宗旨,是在土耳其开办的第一所孔子学院。

1,“孔院身份证”.jpg

照片1

 

推广汉语,传播中国文化,一本合适的教材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快,国家汉办赠送的汉语教学用书到位了,从汉语教学到文化体验,从诗歌小说到图文挂件,应有尽有,尽量满足孔院不同的教学需求,最后经过孔院领导和汉语老师们的慎重讨论,选择了《长城汉语》这套教材。不久,孔院的大楼里就传来了郎朗的读书声,尽管洋腔洋调,但学生和老师都沉醉其中,不亦乐乎。

在此期间,虽然一直使用《长城汉语》作为主要教材,但是孔院领导和老师们并没有放松对教材的研究讨论,为了更加明确和深化汉语教材的使用,杜云教授亲自拜会了土耳其教育部次长乔拉克奥卢先生,两人多次就土耳其学校汉语教材的使用进行了深入讨论并交流意见。

2,孔院院长拜会教育部长.jpg

照片2

(孔院院长杜云教授拜会土耳其教育部次长乔拉克奥卢先生)

 

时光荏苒,转眼间十年时间过去了,这套教材陪伴孔院一同成长,它滋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汉语学习者,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汉语教师和志愿者,但是时代在发展,汉语教学也得与时俱进,如今来孔院学习汉语的学生越来越多,他们的学习需求和目的也悄然发生了改变,以前,他们更注重通过汉语修得学分,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学习汉语能为他们的人生创造更多机会,所以,他们期望能够更加系统,更加全面地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因此中东技术大学孔子学院教材改革被提上日程。

为了更全面更有效地进行教材改革,孔院内部多次组织教师对现有教材进行分析和会议讨论,最终选择由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刘珣教授主编的汉语系列教材《新实用汉语课本》作为新学期201初级班的新教材。

3新旧教材.jpg

照片3

 

为了更好地使用新教材,负责201初级班的老师们经常集体备课,研究讨论新教材的使用,老师们各抒己见,脑洞大开,例如,董丽鹃老师提出的用图画图形帮助学生理解象形字,刘浩原老师鼓励学生分享自己独特的记忆汉字的技巧和方法,由于土耳其也是拥有丰富茶文化的国家,滕威老师的茶文化课让中土茶文化碰撞出了不一样的火花,李德胜老师在课堂上紧贴时代潮流,“本宝宝”的“土味情话”更是带来了非同凡响的教学效果。

4土耳其学生的课堂笔记.jpg

照片4

(土耳其学生的课堂笔记)

 

20192月新学期开学至今,课程已过半,为了更好地跟踪研究新教材的使用情况,孔院随后又召开了关于新教材使用的研讨会,外方院长希琳(Sirin)教授出席会议并与教师们一起积极讨论教材改革的相关问题,并提出了宝贵的意见。教师们普遍反映,这套教材课文内容丰富,语法安排层层递进,汉字学习系统性强,听力练习有针对性,总体而言,这套书能在很大程度上夯实学生基础,培养学生良好的汉语学习习惯,为学生的后续学习助力。

5孔院院长及师生讨论教材改革.jpg    

照片5

(外方院长希琳教授与教师们一起讨论教材改革方案)

 

但是于此同时,老师们也反映,这套教材除了课本,练习册和教师用书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教辅材料,很多东西都要老师自己准备,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201初级班的老师们采用资源共享,互通有无的方式,相互分享教学心得和教学材料,除了201初级班的老师外,202的郝堃老师,刘璐老师,203的邓筠老师也纷纷分享了自己的教学方法和教学资源,虽然所教得课程不同,但是方法和资源可以举一反三,共同利用,如此一来,孔院的教学氛围变得格外积极向上,备课不再只是单纯的备课,而是变成了一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的事情,不但更好地提高了教学效率,还为教学创造了一个循环共荣模式。

6老师在指导学生写汉字.jpg

照片6

(老师在指导学生写汉字)

 

此外,这套教材课后练习量大,学生学习时间有限,对他们的压力较大,针对这个问题,老师们采用重难点问题当堂解决,普通问题课后作业,然后通过批改作业发现普通问题中的共性难题,再统一解决。这样的方式不但可以化整为零,一层层地把重难点吃透,还能通过课堂复习,如滚雪球般再将课文内容“滚”起来,如此这样,就可以充分合理利用教学时间,从而达到教学效率的最大化。在刚刚举行的期中考试中,201初级班四个班的平均成绩达到了87分,较去年而言,试卷难度增大了,成绩却提高了。

7高分试卷.jpg

照片7

 

教材改革对汉语教学影响更主要的是体现在学生学习的过程中,因此,为了更全面地研究教材改革的成果,学生对新教材的使用感受就显得格外重要。下面,摘录几段有代表性的学生采访。

1、问:你对这套教材印象最深的地方是什么?

奈敏(Nermin):没学汉语以前觉得汉字是“天书”,拿到教材以后,确定了,这就是“天书”,但是通过老师的讲解和教材中的详细介绍,一笔一划地写过之后就发现,原来汉字也是有规律可循,“天书”也是可以写好的,而且写好“天书”的成就感更别提有多棒了。

  8学生在练毛笔字.jpg 

 照片8

(学生在练习毛笔字)

 

   2、问:你最喜欢这套教材哪个部分?

   登尼兹(Deniz):我最喜欢每一课后面单独介绍中国文化知识的部分。通过阅读这些文化知识,再结合老师播放的视频和讲解,我能更好地更具体地了解中国文化,让我更想去中国,更想近距离体验中国文化。

 9学生剪纸成果展示.jpg

照片9

(学生剪纸成果展示)

3、问:你觉得学习汉语过程中哪个部分最难?这套教材在这个部分对你有什么样的帮助?

迈特汉(Metehan):我觉得汉语的发音最难,第一次听老师介绍完拼音以后我觉得汉语发音真是太可怕了,居然有四个调,“我问你”和“我吻你”发音只差一点点,意思却千差万别。但是在慢慢完成教材后面的听力练习,并且跟着老师不断诵读之后,原本以为不能分辨的音调都能分辨了,并且能读准了,我下一步的目标是要挑战汉语绕口令。

十年时光,让中东技术大学孔子学院从一个呱呱坠地的“小婴儿”变成了一个为上千名学子提供圆梦机会的汉语乐园,目前,在土耳其境内,中东技术大学孔院在汉语教材确定和使用方面发挥着积极的龙头作用。随着时代的发展,孔院在不忘初心的同时,也在不断创新,从提出教材改革到实施再到取得一定的成绩,中东技术大学孔院迈出了教材改革的第一步,在以后的岁月里,孔院还有千千万万步要走,但只要孔院人不忘初心,用心尽心,不断创新,孔院一定会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供稿:刘璐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